校友风采

小红薯 大视野 ——专访四川光友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邹光友

 

“第一次粉丝革命是在下海的时候实现的,当时别人卖不掉我推三轮车去卖,虽然面对这样的环境,人言可畏,但是我能够坚持下去。我最大的一个感悟是,干别人不敢干,不想干的事,干别人不相信能成功的事。”

——邹光友

干别人不相信能成功的事

1960年出生于四川三台县谭家沟的邹光友,因从小家境贫困顿顿吃红薯,吃出了胃病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后一定要跳出谭家沟,再也不吃红薯了。然而富有戏剧性的是,几十年后的今天,他带领着60万薯农,缔造了“红薯王国”。

梦想着长大后跳出农门的邹光友后来许多年里一直想着一件事儿,怎么才能吃红薯不得胃病呢?恢复高考后第二年,他考入西南农学院,1989年邹光友当上了绵阳市三台县建设区科技副区长。29岁远离红薯十来年的邹区长,终有机会一展身手,让人吃多少红薯胃都不酸了。

“那时候区里就产红薯,每家每户都是堆成山的红薯。还有人吃三分之一,猪吃三分之一,剩下三分之一烂掉的说法。”于是邹光友在加工红薯的研究中摸爬滚打,终于研制出了精白红薯粉丝。这之后,邹光友受到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鼓舞,决定自己下海创业。

最开始创业的资金来源他记得很清楚:“我西南农业大学有个同学,他刚刚从日本回来。他当时比我风光,我说借点钱吧,他说你要多少?我说5000,他说好,我借给你。”5000块钱,几分钱一斤的红薯,能买很多很多。“我就租了一个村办的粉丝厂搞加工。我们晚上睡工厂,吃饭的时候就三块砖撑起来架一口祸,再买一瓶辣椒酱就着饭吃。”就这样加工出了5吨左右粉丝。“以前是指导农民干,现在是自己干。当时我满怀信心,那些农民能卖掉我也能够卖掉吧?我找了两个推销员,他们骑上三轮车到绵阳城区几条街跑了一圈,一天下来累的不行,一根粉丝都没卖掉。我说怎么回事啊?他们说别人不要,红薯粉丝应该是黑的,而这个是白的,别人不相信,认为是假的。他们说不干了,就留下我一个人。我说试一试,看能不能卖掉。晚上我就到绵阳,登着三轮车沿街叫卖。”

邹光友明白了搞市场经济要靠自己找市场。他到商店、火锅店里去推销;租摊位、扯横幅、免费品尝等一系列促销手段;举办培训班、卖技术、卖加工设备。1993年三轮车、1994年面包车、1995年买地、1996年盖楼,1997年红薯粉丝开始掀起第二次革命。

 

做自己人生的总经理

小小的红薯,在邹光友的创造经营下,不仅走进了现代千家万户,还走上了国际舞台。

2005年,秘鲁两个副总统听说中国一个粉丝专家把红薯发展起来了,就想到邹光友的公司来访问,把先进的红薯粉丝加工技术或者一些设备全套引进到秘鲁。“当时我们就搞了个总统晚会。在晚会上有一个节目叫红薯粉丝舞,他一看非常高兴,说邹先生你这个舞很好,我们可不可以一起来跳一跳?我说好呀,就请到我们几个员工和我一起来给他做示范,他就跟着我们一起跳,他跳了以后说,红薯粉丝真好吃。”后来邹光友受邀前去秘鲁总统府,“到了秘鲁他说邹先生你的粉丝舞跳得很好,再教我们一次好不好?我就跟他一起跳,正好当时秘鲁电视台来了,那天晚上,秘鲁电视台就报道说中国的一个粉丝专家教他们副总统跳粉丝舞。后来我到秘鲁的一些大学和企业家演讲会上去给他们演讲,那些企业家见面说,邹先生我认识你。”

还有希拉里也很喜爱邹光友的红薯粉。“2007年我到美国推动我们的红薯粉丝,在美国的市场的时候正好遇见一个华人企业家的见面会,他们推荐我跟希拉里见面,我就给了她两碗红薯酸辣粉。没想到美国人就喜欢吃红薯,他认为红薯是抗癌的食品。希拉里拿到以后还不断地称赞,very goodvery goodvery good,真的说了三遍。”

这样的荣耀背后是邹光友带领的数次红薯革命来实现的。“第一次粉丝革命是在下海的时候实现的,当时别人卖不掉我推三轮车去卖,虽然面对这样的环境,人言可畏,但是我能够坚持下去。我最大的一个感悟是,干别人不敢干,不想干的事,干别人不相信能成功的事。第二次革命发明了方便粉丝,这时候我的人生的感悟就是感恩,成功心态万事成。第三次发明了无明矾粉丝的技术,提出诚信经营企业,诚信经营人生。第四次粉丝革命就感受到,要当好经营自我人生的总经理。很多人都想当总经理,当不上总经理怎么办?那就当好自己的总经理吧。”

在邹光友心中,红薯还有第五次革命以及千万次革新。虽然没人知道他的具体计划,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邹光友一路走来激情四射的人生。

网页设计:方法数码